地方联播
主编:邓成满  副主编:苟安杰 新闻热线:18990714444 18990801444 投稿/投诉信箱:106180940@qq.com  川网首页
字号: 收藏

岷江水

2015-11-09 11:18:40 来源:四川新闻网

  不知是哪年哪月,我已知道了岷江,就像所有小孩不知何时就知道了天上的太阳。小孩慢慢会长大,对太阳的认识也慢慢加深。但多年来我对岷江认识并没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所增加。山水变迁,人事随缘,今年暑假的短途旅游把我再次投入了岷江。

  七月底的夏天,着实让人难受。有同事提出让孩子们一起出去玩玩的想法,大家纷纷响应,最后确定川西方向,但不上高原。我的女儿已四岁,她也成为了其中一员。关于旅行,我向来没有独特的见解。有朋友对我说,旅行最美的风光有的在终点,有的在沿途。是啊!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旅行,在这场旅行中,我们慢慢欣赏沿途风光。如若终点风光依旧美丽,锦上添花,人生之幸;如若终点风光平淡无奇,人生也无怨无憾。我们设计的起始站是都江堰,然后逆流而上往汶川前行。这样,既顾及了时间、距离,又考虑到了小孩的安全。

  到都江堰已是正午时分,大家经过半天的车程,精神依旧饱满。用过午餐,我们便冒着突然而至的阵雨向都江堰景区进发。十六年前,我第一次到都江堰;十六年后,才再次来到都江堰,只不过这次有了自己的爱人和孩子。时间就像我们从水边踏上岸的拖鞋,走着走着就干了。都江堰给我的记忆是那水和那座木索桥,岷江水悠悠,桥立千秋功,这是自然力量和人类智慧的完美融合。到达木索桥已是五点过,雨雾中的木索桥已空空荡荡,女儿站在桥上,毫不畏惧地从桥的这边走到桥的那边,小小的背影在山水中略显朦胧、幽深。我拿出相机准备给她拍照,当相机举到眼眉时,双手不由地慢慢放下。这哪是一张照片能够承载的美和记忆,也许这样的景象,千百年来一如既往。

  都江堰的夜晚凉爽、迷人,南桥更是游人如织。夜晚的南桥远远望去灯光璀璨,色泽各异。我们还未到桥头,早早听到了水流的轰鸣声。这座雄伟壮丽的古廊式风景桥,飞檐翘角,长约五十米,宽约十米,栏杆高约一米三。南桥横跨于岷江之上,桥下便是都江堰宝瓶口下侧的岷江内河。我站在南桥上,乘着桥顶各色的彩灯把头探出围栏俯瞰内河,顿时不寒而栗,头晕目眩,毛骨悚然。桥面离水面的垂直距离也不过十来米,但这内河水流湍急,汹涌澎湃,雷霆万顷,拥有吞噬一切之势。内河两岸风景迥异,一边星光点点,一边饭店林立,灯火通明。我们一行人在离南桥不远处的河边找了家饭店。在这样的夜晚,几碟小菜,一杯小酒,远处有风景,近处有水声,谈谈人生,聊聊时局,侃侃世俗,何其乐哉!

  一句呐喊声犹如春之惊雷,人们跟着惊呼,循着声音乱跑。此时的南桥万头攒动,大家都整齐地站在栏杆边看着水流方向。饭店老板,吃饭的客人,都冲到河边,我也和同事们从板凳上站起来。在忽明忽暗的河中央,一个人影被水流卷着一上一下快速地往下游俯冲,几秒钟便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没救了”,饭店老板平静地说道。我们非常好奇,为什么她会这样说。饭店老板向我们解释道,岷江水源自于川西高原,是雪山融化汇聚而成,冰凉刺骨,人在水中很快会抽搐。岷江内河水流湍急,水下怪石嶙峋,两岸没有攀爬之处,唯一借力的只有水管。这些小水管是每家饭店取水所用,只有河的一边装有,本地人知道这种状况,外地游客并不知晓。半小时后,喜看热闹的妻子带着几分兴奋、满足一路小跑回来。“救起来了,是个女游客,她在桥上拍照时掉进河里去的。她会游泳,抓住了河边的水管,被河岸吃饭的客人拉起来的。太幸运了,命太大了。”看着妻子滔滔不绝的样子,我默不作声。我向来是反对看热闹的,要么伸出你的援助之手,如若无能为力,那就保持几分理性与尊重。人在黑暗中带着惶恐与死神斗争,除了勇气,更需要冷静。我不能设想落水游客在岷江中的心境,生与死的重量只有经历了才能具体感受。人对生的向往源自本能,在刺骨的江心向着灯光的方向振臂游去,这不仅仅是本能之举,更是冷静之伟大。生命需要举重若轻,人生路上莫慌张。

  山崩地裂,扬尘遮天,深涧翻滚,哀号四起,忘不了这样的自然之悲、心灵之痛。映秀,川西边上的小镇,本是自然灵气的杰作,身处两山之间,紧邻岷江水流,静谧、安详。5.12地震摧毁了这里的一切,也慢慢改变了这里的一切。我们在映秀呆了两天,住在映秀新城百姓家里。映秀新城建在岷江边上空旷之地,独具特色的羌家小楼一幢连着一幢,鳞次栉比,听当地百姓说此地原来是国家某工厂的厂区。在映秀,我们一行人游走了地震震源地牛圈沟,萧森;观望了倒塌的老百花大桥,颓败;瞻仰了地震博物馆,庄严。到了漩口中学,虽然满目疮痍的景象已多次看到,但当你再次身临其境时,内心仍感到震撼。

  我们住的这户人家处在映秀新城的边角,三层羌式洋楼紧挨江边公路,俯视岷江。这条江边公路与映秀主干道平行,纵向贯通映秀新城,一条依山,一条傍水。白天,推开三楼卧室的窗户,悠悠青山下,滔滔岷江流,直入眼帘。偶尔开过一辆车,走过一个人,感觉山水如画,用墨如泼。这里的夜晚很凉爽,蚊虫也少,整夜开窗睡觉应该十分惬意。但就是在这样地夜晚,吹着松涛卷起的凉风,看着窗外淡淡的云层,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半夜昏睡之际,又听得窗外雨声不息。第二天,我早早起床,想一睹雨后青山的清新,但马路上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原来昨夜的雨滴声,竟是绵绵岷江轻风骀荡。站在马路上注视着岷江,此时的她平缓、温柔、从容,恰似翩跹的雪山之女,一条白素在群山间蜿蜒千里。可那一年的夏天,这温柔的岷江变成了发疯的野兽,遇山开山,见石劈石,无情地吞噬着还未建成的映秀新城。中国有句俗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为何这条母亲河却成了人们的灾难呢?人与自然是和谐共处的,我们只有尊重她,她才会爱护我们。肆意践踏自然,暴殄天物,我们能获得什么呢?

  水磨古镇距离映秀只有二三十公里,位于岷江支流寿溪河畔。这里的山势没有映秀的高峻,绵亘逶迤,郁郁葱葱。在阴雨绵绵的午后,飘渺的云雾层笼罩着大山,山在云中,云在山里。这里的水势没有岷江主流的湍急,寿溪湖躺在群山之中,淙淙的水流声与阿坝师院朗朗读书声相映成趣。坐在阿坝师院校门口的长椅上,静对着寿溪湖,树长在水里,水飘在树上,韵味无穷。水磨古镇在商代便被誉为“长寿之乡”,中国还有无数长寿之乡,何能长寿?其共同之处都是山好、水好、风景好。长寿需要养身,而养身之道,在于养心。禅寿老街是水磨古镇重要的景点,典型的羌、藏、汉相结合的明清风格建筑使其古色古香。老街的两边有无数的饭店、商铺,整个阿坝州很有特色的物产在这里应有尽有。行走在禅寿老家,踏着青石板路,你会看到慵懒的猫狗耷拉着脑袋趴在店铺门口,你会看到羌族的老人悠闲地坐在街边,手上玩转着地域色彩浓烈的物件,一元两元任意挑选。在这个时时处处充满物质诱惑的社会,水磨古镇的食宿相当便宜,当地民风比较质朴。我们住在八十一天的客栈里,和房东吹牛聊天,用房东的灶台做饭,感觉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观天外云卷云舒”,这份从容和恬淡正是水磨古镇的魅力吧!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伴随着川西多变的天气,我们很快结束了此次行程。虽然没能尽情感知登高山、临溪流的情怀;但能带在孩子一起看看高山,趟趟大河,也收获颇丰。“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这是我要告诉孩子的,我想她有一天会懂得这个道理的。

  岷江,我来了。岷江,再会了!

  (作者:谢晓辉)

编辑:任红星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1326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