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联播
主编:邓成满  副主编:苟安杰 新闻热线:18990714444 18990801444 投稿/投诉信箱:106180940@qq.com  川网首页
字号: 收藏

南充市顺庆经济和科学技术局席文波:师生情深

2016-07-26 16:19:45 来源:四川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南充7月26日讯(席文波)由于姓席的缘故,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朱德总司令的老师席聘三先生。随着岁月的流逝、阅历的增加,这份关注逐渐升华为敬仰和崇拜,并产生了到朱德故居和席氏家园瞻仰的想法,也产生了去探寻一段感天动地的师生情谊的冲动。

  前不久,终于挤出时间到了仪陇马鞍镇,在朱德故居管理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前往朱老总求学的席家砭私塾。马鞍镇到席家砭私塾不到十分钟车程,但少年朱德却在这段山路上整整跋涉了十年!

  席家砭私塾坐落在马鞍镇西3公里处的大井坝村6社,坐西向东,该私塾一头转角有一建筑面积约70平方米土墙茅屋。茅屋后倚塔子垭,前临大井坝,左眺马鞍场,右望遗斋庙。视野阔,环境幽,一看就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

  据席聘三曾孙女席红兵介绍,她的爷爷、父亲经常给他讲曾祖父席聘三的故事。席聘三,号伯古。是远近闻名的饱学之士,但他命运多舛,时运不济,虽很有学识抱负,但最终还是一介怀才不遇的书生。不知何故,几次科举考试都败走麦城,名落孙山,最后落魄在席家砭佃种几亩薄地耕种谋生。后来,席聘三将这座破旧的土墙茅屋腾出一间长7.4米、宽3.5米的横屋矮平房,作为学馆课堂,招收乡间孩童,亲自授课,精心教诲,以此苦度漫漫人生。乡人便尊称他为席先生,称他家为“席家砭私塾”。

  1896年,深知“没有文化最可怕”的朱德大伯父朱世连,将过继给他、已辍学两次的朱德,送到几公里外的席家砭私塾就读。已年近五旬的席聘三一看朱德就特别喜欢,感觉朱德是一个可造之材,欣然收下了这个学生,并将朱德的名字由朱代珍改为朱玉阶(朱德是他从军后改的名字),其寓意就是希望他用功读书,向白玉那样清清白白做人,扎扎实实地做事,立志沿着玉石砌成的阶梯步步登高。

  从此以后,席聘三与朱德便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缘。

  席聘三在教学中循循善诱,因才施教,从不鞭挞体罚学生,处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故备受学生尊敬。朱德也是个尊师爱友、勤奋好学、热爱劳动的好学生。在席家砭私塾四周,至今还留有朱德和学友在此读书时劳动的遗迹。私塾地坝左侧,有朱德帮助老师种植蔬菜的园圃;菜园下竹林坡,有朱德为解决席先生全家饮用水与学友们共同开凿的小水井;后墙外,有朱德从家里移栽到此的香椿树……看着这些真实的历史见证,每一个前来瞻仰的人都会触景生情,浮想联翩,无不受到极大的启迪和教育。

  2006年,朱德故居保护与建设指挥部按原式样对席家砭私塾进行了维修保护;2007年,又被省人民政府列入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可惜因为离主景区有一大段距离,一般游客不会到这里参观,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席家砭私塾与朱德居住地大湾相隔约4公里,朱德每天清晨起来后必先干些农活,再去上学。不管是严冬,还是酷暑,每天都要来回4次,长年累月坚持不懈地行走,这样使朱德有了一个强壮的身体,也为他后来行军打仗不怕苦、不怕累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在私塾里,朱德对席先生非常敬重,每天总是提前赶到塾馆,帮先生烧水、煮饭、打扫卫生。席先生生病了,朱德就跑到药铺垭去请来堂叔给先生看病。先生很喜欢这个朴实聪慧的孩子,不仅在知识上授业解惑,而且在生活上也特别关心关照。平时家里有好吃的,总有朱德一份,外面有人请先生吃酒,也要把朱德带上。最后一年,朱德由于家庭比较贫困,有了退学的想法。席先生知道后不仅让朱德住到自己家,还只让他交了一百斤米作为一年的伙食,其目的就是想把他这位得意门生培养成国之栋梁,成为他的骄傲。

  朱德在席先生处读书时,正是中国社会动荡不安的时代。先是中日甲午海战和《马关条约》的签订,后有变法维新。席先生为人正义,嫉恶如仇。他对清朝廷的腐败无能,做出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之事,非常愤慨,大加评伐;他高声赞叹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为挽救国家,迎着风浪推行变法的雄心和勇气,并语重心长地学生们说:“拯救中国只有靠你们了啊!你们应该发奋,将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呀!”

  朱德在席家砭私塾馆学习,是获益匪浅,受用终生的。由于席先生知识渊博,他们想学什么,席先生就给他们讲什么,“四书、五经”要讲,“诗、词、赋”也讲,还讲《纲鉴》、《二十四史》。尔后还专门教朱德读《左传》。学习期间,朱德还流览了《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隋唐演义》等一些历史小说。为了解历史,日后研究战略战术,成为著名的军事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朱德还利用各种机会广泛接受了戊戌变法后从西方流入的科技知识,如数学、地理等。当见到别人从外面带来的地球仪时,他的“眼光放大了”,“晓得有世界,知道有个地球,还是圆的”,看到这些,仿佛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看到了一个斑斓的新世界,也就成天打起了小九九:怎么样才能到外面去看看广阔的世界?席先生的言传身教,润物无声地使朱德的幼小心灵萌芽发出朴素的爱国主义思想,他开始有意识地关心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了。

  朱德后来著文评价席先生是一个“对外部世界颇有远见卓识的学者”和“周身叛骨、朝气勃勃的评论家”,对他一生有着“深远影响”,不但“给了学识”,而且“无限关怀”,是他的“恩师和长辈”,令他“永远不忘”。可见他与席聘三的师生情谊之深厚。后来,朱德担任靖国军第二军十三旅旅长驻扎在沪州期间,还专门托人捎信带物,向席先生表示慰问和感谢。

  1905年,在老师席聘三及学友吴绍伯鼓励下,朱德曾到仪陇、顺庆(南充)参加科举考试,取得好成绩。后因朝廷废止科考制度,未能继续再考下去。他接着到顺庆高等小学堂和顺庆中学堂就读,以后又到四川高等学堂附设体育学堂读书,并曾回仪陇在高等小学堂任教。1909年,在席聘三的大力支持下,23岁的朱德离开故乡,投身革命,一去就是半个多世纪。

  在私塾前,席红兵给我们一行讲述了朱总司令专程到席家砭私塾看望先生后人的故事——

  1960年3月10日那天,晨光明媚,春意融融。朱德总司令拄着小拐杖,身着普普通通的灰制服,外罩一件黄呢子大衣,脚踏已经褪色的棕色皮鞋,与康克清等一道,去看他在少年时代读书的地方。

  朱德慢步走进院前问:“这儿是不是席伯古先生家?”席红兵的爷爷席庆帮听到问声从屋里走出来,仔细地盯了盯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答到:“这是他的家,我是他的孙儿”。

  老人进了院子看房屋,再看家具,这儿望望,那儿摸摸,是那么认真和仔细。他在房内转过一遍时,现出欣喜的神情说:“哟,没变,没变。这土墙,这木板门都还在咦!我在这里受席老师所教多年,是他把我培养成一个有志之士的啊!”

  席庆帮听到这川北话,感到十分亲切和惊奇,急忙问:“你老是哪儿来的,怎么对我家这么熟悉?”

  这时候有人悄悄告诉了他,老人是他爷爷的学生,是我们敬爱的朱德总司令。

  听说是总司令来家里了,席庆帮又惊又喜,急忙吩咐家人去准备饭菜,要留朱老总作客。

  朱老总谢绝了席庆帮的美意,就坐在院坝里的长凳上,与他亲切交谈,并认真询问了他离开后席先生的一些情况,详细了解席先生后人家庭情况、生活情况,并与我爷爷他们合影留念。照完像后,朱总司令灰谐地说:“我们一块照了像,就等于在你家耍了。也就是说吃了你们家的饭,住你们家了。”

  朱德恋恋不舍地离开席家时,还不断回望曾经度过十个春秋的地方。从他那回望的目光里,我们不难体会到了朱老总对席老师的一片深情。我们仿佛听见他在用心语告慰自己的恩师——先生,我朱德没有辜负您的教育与培养,您的深情,您的厚爱,我将永远铭刻在心里……

  就这样,我走进了朱德故里,走进了席家砭私塾,也走进了一段渐行渐远的历史和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在这里,我认识到了教育对一个人的健康成长的极端重要性,感受到了一个优秀教师对学生的巨大而长远的影响力,也重新理解了美好的师生关系的的本质和内涵。

  更为重要的是,我荣幸地“结识”一对堪称楷模的师生——

  先生席聘三,一位杰出的教育家;

  学生朱德,一位大的革命家。

编辑:任红星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1326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