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邓成满  新闻热线:13198181203   投稿/投诉信箱:642026723@qq.com  川网首页

蓬安:三青沟有个坚强的女人

2018-06-19 07:36:30   来源: 四川新闻网南充频道综合
刘永红摄

6月5日,清晨5点,蓬安县海田乡三青沟村还在沉睡。8组门牌6号,村委会副主任陈建清家里的电灯,又一次准时在灰蒙蒙的天地间照亮。灯光中,她睁开眼睛,轻手轻脚地掀开被角,下了床,换好衣裤,又弯下腰,将双脚蹬进一双解放鞋(半胶鞋),原本军绿色的鞋身,已被黄泥巴覆盖了大半。土墙上,那个瘦小的身影被灯光拉得更加单薄。

离开床前,陈建清回头望了望还在床上熟睡的儿子邓胴文。她牵起被角,往儿子身上轻轻地挪了挪,这才离开床。她踩着那双老旧的、打着补丁的解放鞋,走过堂屋,背起肥料、挎上镰刀、拿着手电筒,拉开堂屋木门,跨过高高的门槛,走向那等待她来除草的花生地和等待她去施肥的玉米地……

晨曦中的三青沟村,一条条村组水泥路纵横交错,一栋栋新楼如繁星闪烁,一块块栽种整齐的有机稻田首尾相连,已形成规模的牛羊养殖脱贫奔康产业园镶嵌其间。晨风拂来,有机稻苗随风荷摆,牛、羊摆动着耳角,睡眼惺忪,一片虫鸣声里,三青沟祥和美好。

成家32年、照顾先天性癫痫儿子31年、担任村委会副主任17年、成为中共党员14年、患系统性红斑狼疮9年、三青沟村退出贫困村一年半……这几乎是今年52岁的陈建清前半生的主要轨迹。

玉米地里,陈建清的衣裳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在了她那干枯而黝黑的皮肤上,三青沟村已是朝阳初升,整个村子又恢复了活力。

陈建清估摸着,婆婆和娃儿起床了,她得赶紧回去煮早饭,还要把耕地补贴表填好交到乡上去……她收拾好农具,一路小跑回到家,那双老旧的、打着补丁的军绿色解放鞋上,老泥未掉,又沾满新泥。

磨难击不垮她

“娃娃,来,张嘴巴,再吃一口嘛……”回到家,煮好稀饭端出来,陈建清先给儿子邓胴文喂饭。只见她端碗拿勺围着他,前前后后、转来转去,她舀一勺饭,先送到自己嘴边吹冷,再笑着说几句好话哄一哄。

31岁的邓胴文是个大男人了,皮肤黝黑,光着头,额头上几道疤痕中间,夹着一道鲜红的长条伤口,一身老式旧绿军装,紧裹在他163厘米、近55公斤的身体上。面无表情的脸庞时而露出一丝憨憨的笑,先天性癫痫使得这个大男人至今只有3岁的智力。陈建清155厘米的身高、45公斤的体重,在这个“孩子一样的大男人”面前,就是他的全部世界、全部希望。

站在一旁的奶奶陈雪珍看在眼里,很是无奈。儿媳回来前,孙子起床找不见妈妈,大哭大闹,见到奶奶来,不由分说就是拳头相加,本就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和胃炎的她,忍着被捶打的疼痛,好不容易“连哄带骗”才给孙子穿好衣裤,这时候累得还没有缓过来,只得倚靠在门板上喘着大气。

“妈,快来吃饭,娃娃下手没轻没重,让你受罪了啊。”给儿子喂完饭,陈建清满头大汗,腰杆已经疼得直不起来。患系统性红斑狼疮9年了,尽管每天药不离身,但她的体力、免疫力仍然大不如前。她强打起精神,将盛好的饭端到婆婆面前,待婆婆接过碗筷,她望了望坐在门槛上独自玩耍的儿子,轻轻地为婆婆揉着身子,眼睛里满是心疼。

等到婆婆舒缓下来,陈建清这才转身回到堂屋,走进灶屋,连锅端起,将仅剩的一些白米汤倒进碗里,端起大口大口往嘴里送。灶台对面,是一张老旧的木头桌子,桌面上摆满了盒装、袋装、瓶装的各种药品,这些药品,是她和儿子一日三餐的“必需品”,还有纱布和碘伏,是她准备起给儿子摔伤后包扎消毒用的。

“娃娃长到18岁才把路走稳,至今吃饭睡觉都要靠哄,大小便经常拉在身上,大部分时间里,我走到哪里都会把他背到哪里。”在陈建清的前半辈子,她几乎所有的记忆都和磨难有关。

1986年,20岁的陈建清经人撮合,嫁到了三青沟村,嫁给了村民邓洪祥。1987年,两人的第一个孩子邓胴文出生,却不幸患上先天性癫痫。此后的岁月里,南充、眉山、成都到处都留下夫妻俩带着儿子求医看病的身影。在夫妻俩的奔走照料下,医院开出的一张又一张病危通知书,硬是被陈建清一次又一次地撕碎,儿子邓胴文也一次又一次从鬼门关上被拉了回来。

1991年,陈建清的女儿邓婷文出生。当时,为了给儿子治病,夫妻俩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很多外债。“儿子犯起病来,见到谁就打谁,女儿从小没少挨哥哥的打,更担心哥哥伤害她。女儿是我的心头肉,无奈之下,我只有让娘家几个兄弟帮着抚养女儿,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她基本上都跟着几个舅舅长大。”提起女儿,陈建清满是愧疚,泪水包满了眼眶,“女儿乖巧懂事,知道当妈妈的难处,从来没有怪我们大人,大学毕业后一个人在成都打拼,还时常买东西回来看望我们……”

陈建清夫妇将全部心思投入到儿子身上,面对困境,邓洪祥只得远赴广西打工,却因一次事故将盆骨摔成粉碎性骨折,如今在外,只能勉强做些轻活,每个月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就将剩下的工资全部寄回来,用于一家人的生活开销。

“每年农忙时节和春节,洪祥都会回来,帮着我分担家事,这也是我们一家人最难得的团聚时光。”提起丈夫,坚强的陈建清,眼神里也流露出深情与思念。丈夫不在家的时候,生活的重担自然全部落在了陈建清的肩上。陈建清先有高中文化,后自考大专,在农村的文化程度还算比较高。她白天在村上当起了代课老师,天不亮打着手电筒干农活,晚上还要照顾家中的老人和儿子,直到2001年陈建清被村民推选为三青沟村村委会副主任时,白天上课才被村上大大小小的杂事所替代。

长时间的操劳和心力交瘁不断压榨着这个坚强的女人。2009年,厄运再次砸向陈建清。当年冬天,持续高烧不退的陈建清被不幸查出患上有“不死的癌症”之称的系统性红斑狼疮,免疫力日渐变弱,精力大不如以前,体重下降、关节疼痛、身上发热发痒,医生告诫“不能操劳、少晒太阳、饮食合理搭配”。陈建清的世界一下子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村上的人都以为这个家彻底垮了。

“我们这个家,这些年来,不晓得经历了多少磨难,却在媳妇儿的支撑下,也还是挺过来了。”婆婆陈雪珍回忆,2016年6月里的一天,正值三青沟村脱贫攻坚关键时期,儿媳妇当天一大早便牵着孙子去村上做扶贫资料,直到晚上8点过,天下起了大雨,儿媳妇和孙子仍然没有回家,于是,她拿起3把伞一步一滑地走去给儿媳送伞,陈建清因为资料没做完,叫她带着孙儿先回家,谁知在归途中为了保护滑倒的孙儿,陈雪珍自己摔到了沟里,后来还是陈建清送她去看医生、做检查……在陈雪珍看来,尽管命运不公,可老天爷还是很照看着她们这个家,因为有一个好儿媳妇,始终伴着这个家,不离不弃。

“曾经,我想过自杀,想狠心点走了。”可是一看到婆婆无助的脸庞、儿子天真的双眼,陈建清的思想挣扎着,“可我要是走了,这个家就垮了,娃儿谁来管呢?”那段时间的深夜流泪中,陈建清枕着儿子邓胴文的鼾声,辗转反侧,她打定主意,坚强地活下去,并且要活出意义和价值。

从此,人们总会在村上看到,一个背篓背着娃儿的瘦弱女人变成了村里的一个符号。背篓里坐着的人渐渐从婴儿长大成人,背篓也从小号变成大号,竖起来跟这个女人一样高,背篓里的人身高和体重都超过了背背篓的女人。

村民们被陈建清的坚强所感染、所打动,大家纷纷称赞:“这真是一个磨难打不倒的女人!”

对儿子的牵挂和责任是陈建清生命延续的主要动力,儿子虽然不能给她希望和更多的快乐,但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只要儿子能活着,天天看到他她就感到慰藉。

“妈妈也苦也难,但只要看见你笑起来的脸庞,妈妈就动力十足。”陈建清在笔记本上,给儿子邓胴文写下了这样一封信。信的结尾,陈建清这样写道:

“儿子,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妈妈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好起来的!等真的到了那一天,你能够看懂这封信时,你一定要记住: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你要坚信,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1]  [2]  [3]  [4下一页 尾页
编辑:本网编辑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关于我们 | 服务范围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专家顾问团 | 网站招聘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 | 编辑部邮箱 | 公告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2005-2010 四川新闻网 版权所有 ICP 川B2-2003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