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联播
主编:邓成满 新闻热线:18990714444 18990801444 投稿/投诉信箱:106180940@qq.com  川网首页
字号: 收藏

“我用青春守墓园”——一个关于选择和承诺的故事

2018-10-10 15:04:42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革命、牺牲、奉献……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抽象的词语,但却是我最真切的家族记忆。连长的墓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是先辈们付出了生命才换来了我们的今天,我们应该铭记、守护那些昨天。”

冯炼说,如今守墓已不单是履行责任那么简单,而是心灵获得成长后的选择

2018年8月16日,四川南充市南部县,冯炼正在擦拭刘连长的墓碑。 (本文图片均由张可凡摄)

秋日的清晨,阳光静静地洒在四川省南部县长坪山东坡的漏米岩村。26岁的冯炼与往常一样,拿着笤帚、簸箕,走向紧邻家的坟茔,和父亲马全民一起清扫落叶、擦拭墓碑。

镌刻在墓碑上的“刘连长”来自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至今无人知晓。冯炼一家却一直默默守护着他度过了85年的岁月。

这场无悔的守护,是一个关于选择和承诺的故事。

四代人的信诺

走过长坪山上100来米的“红军街”,几棵古树的掩映下,一座高大的红军纪念碑矗立眼前。

时光倒流85年。

1933年8月下旬,为了解决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食盐问题,红四方面军二十五师师长许世友率七十四团和八十一团,与敌军第三游击司令马骥伯部激战于长坪山。红军兵分两路,一路从长坪山前寨正面攻击,一路迂回直插长坪山后寨,前后夹击,一举攻克长坪山。

红军在长坪山建立了政治部和前沿战斗指挥所,徐向前和许世友在此指挥红军英勇作战,并一举攻下了阆中、南部。

如今,这片浸染着先辈鲜血的土地上,依然清晰可见当年红军留下的石刻标语。时隔80多年,流传下来的红军故事依然在百姓中间口口相传。

20世纪30年代,南部县的老百姓一年要给军阀交几十种苛捐杂税,生活苦不堪言。

当年红军第一次来到长坪山时,当地反动势力进行欺骗性宣传,吓得老百姓躲进深山。红军走后,群众回来一看,家中没少一把米,没缺一粒盐,家具纹丝未动,水缸里装满了清水。红军进驻长坪山场镇后,宁肯睡在街边也不愿打扰群众。看到这样的队伍,乡亲们主动送米送盐,送衣送鞋。

距离当年的红军指挥部仅几百米的地方是冯炼家的祖屋。1933年底,红军大部队战略转移时,冯炼的曾祖父陈修坤、曾祖母陈韩氏无儿无女,身体孱弱,度日艰难。

为了掩护大队部,一位姓刘的红军连长主动请缨,留守长坪山。这期间,他常去家里背水背柴,脏活、重活都抢着干。日子一长,夫妻俩就把他认作了自己的孩子。

大部队转移后,刘连长和战士们被军阀部队发现,寡不敌众,牺牲在长坪山上。

敌人不准百姓给刘连长收尸,扬言谁要违反就全家处死。陈韩氏不顾警告,在第三天夜里,叫上丈夫、亲戚,把遗体偷偷背回了家。

擦拭干净刘连长身上的累累伤痕,陈韩氏将他白布裹身,安放进原本为自己准备的棺材里,连夜埋在了老屋背后。

没有起坟堆,也没有立墓碑,只用干草遮住了掩埋他的新土。

后来,还是走漏了风声,敌人把陈韩氏抓起来毒打了3天,却始终没有问出遗体的下落。

老人被放回家后3个月就去世了。临终前,她交代丈夫去抱养一个孩子,并且留下遗言:“红军为穷人打天下,连长为我们而死,家族要为他世代守墓。”

刘连长牺牲后,红军战士前赴后继,先后在南部县境内建立了8个区苏维埃政权,将川陕革命根据地扩展到了嘉陵江两岸。

妻子去世后的第四年,陈修坤从冯氏家族抱养了一个男孩,取名陈忠民。

1971年,陈修坤去世。陈忠民继承了养父遗志,接过为刘连长守墓重任。

2002年,陈忠民病重。临终前,他叫回了在广东打工的女儿、女婿,嘱咐他们返乡守墓。

在冯炼的记忆里,父母在广东打工那些年,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当同村的人还在看黑白电视的时候,她家已经有了一台25吋的彩电。可是自从马全民听从岳父嘱托,回到长坪山守墓,日子就变得愈发艰难。2015年,他家已经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建档立卡贫困户。

但是,清贫并未动摇这个家族守墓的决心。

如今,刘连长的身边,不仅埋葬着冯炼的曾祖母,还有家族里的10位成员。他们的墓碑上,刻着相同的名字——红军烈士守墓人。

 [1]  [2]  [3下一页 尾页
编辑:本网编辑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13264号-3